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安公公见势不妙,没想到皇上皇后会派寒王亲自来查此事。

    他可不能随便就这样暴露了自己,十分恭顺地道:“寒王殿下,奴才不敢歇息。寒王殿下亲自审问,奴才愿在一旁协助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哼了一声,道:“那你把从她们被押入慎刑司开始,你审问的过程跟本王如实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安公公将王嬷嬷说是叶嬷嬷想要谋害太子殿下,还在叶嬷嬷身上搜出了纸团,以及小宫女又指认是王嬷嬷往茶水里下药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然没说自己要逼叶紫说出幕后指使,只重点说东宫茶房里的几个人相互攀咬,所以他要用刑让她们说实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嬷嬷见寒王对那个丑陋的叶嬷嬷都这么温情脉脉,想着自己虽也老了,但长相比起那叶嬷嬷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她不由憋红了脸,有意无意的向西门永淮抛媚眼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根本视而不见,听安公公说完后,道:“把那个指认王嬷嬷的宫女从刑具上放下来,本王有话要问她。”

    安公公立刻让人将子夏从刑具上放下,拖到西门永淮面前。

    没人让子夏跪,子夏却吓得腿软的自己扑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殿......殿下,奴婢说得句句属实,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有人为西门永淮端来了一张太师椅,西门永淮坐了下来,瞄了瞄这个小宫女,问道:“把你看到的事实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子夏装着胆,正要开口,王嬷嬷不敢像刚才那样直接冲到子夏面前戳她,压着气对她吼道:“小蹄子,你再敢胡说八道,看我不撕烂你这张嘴!”

    “闭嘴,让她说。”西门永淮不过瞟了王嬷嬷一眼,王嬷嬷就吓得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美得如画中的仙人般的寒王,那眼神却如利剑般可以杀人。

    王嬷嬷不敢再出声,已是汗如雨下,只觉这下完了。

    寒王与那叶嬷嬷的关系如此亲密,自然不会相信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子夏大着胆子将她看到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,而且还说出了一个细节,那就是王嬷嬷在往茶水里倒药粉时,有些慌张没拿好纸包,有些药粉都洒在了手指上。

    拿纸团去问御医的人回到了慎刑司,证实纸团是包过蒙汗药的。

    随后西门永淮又让王嬷嬷说了一遍,她看到叶嬷嬷是怎么往茶水里下药的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听她们两人都说得有眉有眼,不过他已想到一查验便知谁在说假话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来人,请个御医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带来的手下即刻去请太医院的御医过来。

    安公公忙问:“寒王殿下,您请御医来是要为叶嬷嬷治伤吗?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眯着眼,似笑非笑地道:“叶嬷嬷原是本王府上的老奴,在东宫中做事这么不小心,挨几鞭子也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安公公一时尴尬的脸色发白,想着若是今日让叶嬷嬷活着出了慎刑司,必然会在寒王面前说他不是,他隐藏的身份,还有他这条小命都会不保。

    只怪自己今日太过冲动,不该急着想趁这次的机会,让寒王和太子反目,偷鸡不成反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没一会,西门永淮的手下将一位御医请了过来

    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知道西门永淮是怎么想的,而叶紫在他身边已想到了,他是要让御医来查验她和王嬷嬷的双手。

    若子夏说得是真话,从太子晕倒,到李公公带人来把她们抓到慎刑司,前后没搁多长时间,王嬷嬷一定没有功夫彻底清除手上沾上的药粉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慢条斯理地对御医道:“你,看看这个两个嬷嬷的双手上有没有沾到蒙汗药的粉末,仔细着给本王查验。”

    他又转头对叶紫道:“你站过去,和王嬷嬷一起伸出双手,让御医查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叶紫和王嬷嬷站到了一起,这下看王嬷嬷还怎么狡辩。

    御医掏出了一方手帕,轻轻地先握起了王嬷嬷的手,仔细的闻了又闻,又去闻了叶紫的双手。

    然后御医指着王嬷嬷道:“这嬷嬷的手上沾有蒙汗药的粉末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已满头是汗,可还是不甘心地质问御医,“凭什么说我手上又药粉,而她手上却没有,那药是无色无味的!”

    “嬷嬷又是怎么知道那药是无色无味的,嬷嬷是闻过还是看到过?”叶紫反应极快的反问她。

    王嬷嬷有些傻眼,不过还是强辩道:“我是听人说过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还是眯着眼,对御医笑道:“可有让人心服口服的方法?”

    御医想了想道:“方法倒是有一个,寒王殿下可以命人打来两小盆温水,让这两位嬷嬷用温水净手,净过手的水再分别找两个人喝下,谁喝了这水晕迷了,就可以证明微臣的判断没错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对身边的人道:“去,照御医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他身边的手下立刻去打水,他又对安公公勾了勾手指道:“你在慎刑司里找两个人来喝她们净过手的温水。”

    其实明眼人到现在都看得出来是这个王嬷嬷有问题,寒王要用他的人来试蒙汗药,他有点犹豫地道:“殿下,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就你来喝王嬷嬷净手的温水,让这个小宫女喝叶嬷嬷净过手的温水。”西门永淮不容他多说,直接安排了,他已没有再找其他人的余地。

    安公公只有遵从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叶紫和王嬷嬷净过手后,御医用茶杯在两个盆中各取了一杯温水,将叶紫净过手的温水交给子夏。

    子夏毫不迟疑的都喝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安公公拿着王嬷嬷净过手的那杯温水,迟迟不敢喝下。

    王嬷嬷已是在全身瑟瑟发抖,真相即将被揭开,她心中充满了恐惧,再后悔已没用了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对安公公笑道:“公公可是经常对犯了事的宫人实施酷刑的人,今日自己怎么就没胆了?”

    “寒王殿下笑话奴才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笑话?本王可不敢笑话你,对本王府中的老奴下如此狠手,她要召出了幕后主使,估计现在本王都要成为你的阶下囚了。”西门永淮说得轻飘飘的,但这话的分量其实很重。

    安公公惊惧的双膝跪地,“是奴才一时糊涂,被王嬷嬷的话蛊惑了,才以为是叶嬷嬷干的,奴才有罪......”

    “喝。”西门永淮不想听他说些废话,眸中的瞳仁如冰刃。

    安公公吓得立刻将那杯温水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