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王皇后露出开心的笑容道,“清儿自己也选得是珍儿,我问过定远侯夫妻的意思,他们也是愿意的。这下好了,以后有珍儿管着清儿,他身边那些乌七八糟的女人就都不敢兴风作浪,我也可以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叶紫心里却想着,怎么都没人问下徐凤珍自己同意这门亲事吗?估计等明日旨意下来,定远侯府内定会闹的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“叶紫,给母后换盘子。”西门永淮发现她站在一边只顾发愣,提醒她道。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叶紫走神一时忘了规矩,立刻又道,“是。”忙为王皇后换了干净的盘子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用完膳后,有宫女带着她到后面的偏殿用膳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坐在偏殿里,面对剩下的饭菜,只觉饿坏了,拿起最能抵饿的糕点先吃了几块再说。

    填了下肚子,想着刚才见王皇后的情景,有些羡慕西门永淮有个性格温和的娘亲。

    虽然贵为皇后,对自己儿子的疼爱一点也不隐藏,用膳时和平常人家的寻常母子没什么区别,她也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娘亲。

    可自己的娘亲却已不在这世上了,一时间她心里又十分酸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紫去到后面的偏殿用膳时,王皇后和西门永淮坐到了正殿,喝着消食茶在说话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皱眉,有点不满地问道:“母后,人也见了,您应该还算满意吧?皇兄的太子妃都定了。我要纳叶紫为侧妃的事,你和父皇商量没?什么时候颁旨?”

    王皇后对叶紫并没有不好的印象,反倒有种熟悉亲近的感觉,只觉她那双眼睛似曾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让这个奴婢跟在西门永淮身边,她倒是有种莫名的放心感,只是这奴婢的身份来历实在太拿不出手,不轻易答应他,也是陛下想磨磨他的性子。

    “人还算过得去,我和你父皇也已经说了。你父皇还是觉得她的出身太低,恐怕配不上侧妃的名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跟父皇说我心意已决,不封她为侧妃,我也不想当什么皇子、王爷了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王皇后见他又在耍脾气,一向被外面认为冷峻的寒王在这事怎么就像个孩子?

    她劝他道,“这种话我可不敢直接说给你父皇听,你还是自己去求求你父皇,这事还是有指望的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有点恼了,今夜母后想见叶紫,也让她见了,却跟他说还得去自己求父皇。

    王皇后见他不高兴了,缓声道:“你这孩子,哪能想什么是什么,明日去跟你父皇好好说说,我也会帮你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看来这事他非得亲自去求父皇了,不过只要能立叶紫为侧妃,他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儿臣明白了,那儿臣这就带叶紫一起回府。”西门永淮说着起身要去侧殿找叶紫。

    王皇后扯着他道:“明日去你父皇那里好好说,可不能像在我这里这么孩子气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嗯了声,就朝侧殿去了,王皇后忙命身边的宫女太监跟着,让他们好生送二殿下离宫。

    叶紫还正吃得欢,啃着个鸡腿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西门永淮的声音,“吃、吃、吃......就知道吃,还不跟本王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慌忙将啃了一半的鸡腿放下,咽下嘴里的那口肉,“这就回去了,殿下不多陪着下皇后娘娘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看都什么时辰了,宫里待会宵禁,谁也不能离宫。难道你想就睡在宫里?”西门永淮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叶紫忙猛地摇头,见他一副

    不高兴的样,也不知又是谁惹了他,还是她今夜见皇后时有什么做错了。

    她只有跟上大步流星的西门永淮出了皇宫。

    在回去的马车上,叶紫触到他如深潭般的眼眸,还有黑着的那张脸,忍不住问:“永淮,难道今夜是我做了什么,惹皇后娘娘不高兴了?皇后娘娘是不是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挑眉道:“你要做得是本王的侧妃,本王喜欢就好了,要母后喜欢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。”西门永淮打断她,把她箍在怀里道,“吃饱没?”

    叶紫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倒是不饿了,可总觉得还欠那么一口,没吃过瘾,讪讪地笑道:“应该是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没吃好。我带你去京城的酒楼里再去吃一顿。”西门永淮忽然兴致勃勃地道。

    叶紫愣了下问:“现在?去酒楼吃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想一出是一出,叶紫正要说不太好时,他却直接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这次吻的凶猛又忘情,憋得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待他松开时,她只觉上气不接下气的,嘴唇麻的不像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拨开她额间掉下的碎发,阴阴地笑道:“现在不用担心妆容毁了,可以让你好好尽兴。”

    叶紫气得脸都青了,谁要尽兴,明明是他自己想着,还说是让她尽兴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见她生气的样子更可爱,又要扑向她,叶紫赶紧抵住他,声音哑哑地道:“殿下不是说要去酒楼吗?那得跟前面驾车的车夫说声,要不然还不把我们直接拉回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差点忘了,立刻趋身向前,掀开马车的帘子,对前面的车夫道:“去顺来酒楼。”

    等他让马车改变了方向,叶紫坐到了角落里,怕他又黏过来,心还在狂跳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笑着没再靠近她,她微微闭上眼,努力隐去自己心中的那股子潮意。

    当马车停在酒楼门口时,酒楼正准备要打烊,小武子亲自与酒楼老板说了,又塞了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酒楼老板知道是贵客来了,便为他们延长了营业时间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带着叶紫坐到了二楼的雅座,这个时候酒楼相当于被西门永淮给包了,只有他们两个客人。

    他也不问叶紫爱吃什么,直接点了酒楼里有名的几样菜,酱板鸭、酒粮汤圆、桂花糕,又让老板请上了今夜唱曲的名角,专为他们两人表演。

    叶紫每样都尝了一口,惊讶于还有这么好吃的酱板鸭、酒酿汤圆和桂花糕。

    本来不觉得很饿的,却一下没忍住把一碗酒酿汤圆和一盘桂花糕都个扫荡光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再来一盘桂花糕?”西门永淮就知道她能吃。

    叶紫盯着下面唱曲的女子,虽听不懂唱得些什么,不过觉得那曲子绵长哀婉,挺好听的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这样一问,她想也没想就应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贪吃,上辈子是只猪吧。”他说着用力掐了下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她哎呀了一声,忙道:“不用了,我吃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这才松开她,不过还是又点了盘桂花糕,说是吃不完打包回府,给曹嬷嬷当宵夜。

    她怕西门永淮又唠叨,便主动问他,“永淮,这女子唱得什么啊?挺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