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在她屋里缠缠绵绵的,呆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叶紫本以为他会留下来用晚膳,可到了黄昏时,宫里有人来说,皇后娘娘让他去宫里的凤祥宫一起用膳。

    他推托不了,只好不舍得离开了廖云居,去宫中陪着母后用晚膳。

    等他一走,叶紫连晚饭都不想吃,直接就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一觉醒来,见屋里只有子夏守着,没见如月和孙嬷嬷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了,子夏坐在屋内桌案边的椅子上,用手撑着头在打盹。

    叶紫自己从床上爬起来,看子夏睡着了,没想吵醒她,怕她这样睡会着凉,拿了件披风搭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可刚一搭上,子夏睡得很浅,惊醒了过来,看向叶紫道:“主子总算醒了,肚子饿了吧?奴婢这就去吩咐小厨房那边弄些吃的。”

    叶紫也披上衣服道:“什么时辰了?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亥时刚过。”子夏回答道,“娘娘要是不饿,奴婢给娘娘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叶紫点了点头,问道:“孙嬷嬷呢?如月呢?她们都还没好吧,没再吵架了?”

    子夏将倒好的茶水递到她手中,道:“没吵了。孙嬷嬷刚才还在这里候着,看娘娘没醒,奴婢让她先去睡了。如月姐姐一直心情不好,还自个在我们住的屋里生闷气。”

    叶紫喝了口水,对子夏小声道:“你去看看孙嬷嬷睡了没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孙嬷嬷睡着没?”子夏不明白地问。

    叶紫道:“她睡着了,我就可以偷偷去看下如月。”

    子夏会过意来,道:“娘娘对如月姐姐可真好。”便按照叶紫的吩咐去孙嬷嬷睡得屋子外去看了看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她就回来了,也变得小声道:“娘娘,孙嬷嬷屋里的灯已经熄了,应该是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叶紫从床上起来,子夏给她披上件衣服,她们便轻手轻脚的走向如月睡着的屋子。

    如月躺在床上,听到有人进屋的声音,想着应该是子夏回来歇着,没去看是谁,反而用被子将头蒙住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听子夏说那些劝慰的话,子夏对她不过是同情,她不喜欢这样的同情。

    子夏不过是东宫里一个打杂的小宫女,又有什么资格来安慰她。

    以前就算是在梁王府中,她也是属于伺候梁王的丫鬟,虽只能在外围伺候,也比个打杂的丫鬟强上好多倍。

    叶紫和子夏看到了她用被子蒙头的动作,知道她没睡着。

    叶紫示意让子夏等在一边,自己走到如月睡觉的床铺边,揭开如月蒙着头的被子。

    “子夏,别来烦我......”如月红着眼,怒气冲冲地瞪向她以为的子夏,却发现掀开她被子的人是叶紫。

    她有些意外的,慌忙坐起来,想要下床行礼道:“娘娘,怎么是你?你跑到这里来,孙嬷嬷看到了,又会说奴婢的不对。”

    叶紫握着她的手道:“没事,我让子夏在孙嬷嬷屋外侦查过,她已经睡了。这几日委屈你了,孙嬷嬷其实没什么坏心,就是太古板,年纪大的人对规矩看得重些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如月是一直感觉很委屈,叶紫这样关心她,又特意来安慰她,让她克制不住的又委屈的哭了。

    也不明白那个孙嬷嬷为什么老是针对她,一开始她对孙嬷嬷也算是客气尊重的。

    叶紫拍了拍她的肩,道:“好了,好了。”无意看到她枕头下露出的书页的一角,才想起今日白天,她是想问诗词的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白天你问的那首诗,觉得哪里不通了。”叶紫帮她擦去眼泪问。

    如月吸了吸鼻子,也想起了这事,拿出压在枕头下的诗词集,翻到那首诗,破涕为笑地问道:“这首诗是说的非常相爱的两个人吗?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,该怎么读?为什么相爱的人却不能天天见面?他们到底遇到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这段日子一直在反复琢磨这首诗,可自己琢磨吧,只觉有些似乎懂了,有些还是弄不明白,好多问题憋在心里很久了,一直都想请教叶紫的。

    可最近孙嬷嬷一直在盯着她,总是没机会请教。

    叶紫看着她指得这首诗,微微一笑,想着这如月是不是少女怀春了?

    可这寒王府里除了西门永淮是年轻男子,也没什么能让如月春心汤漾的男子。

    要说如月会倾心西门永淮,她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如月每次见到西门永淮除了害怕还是害怕,从不敢于西门永淮对视。

    不是西门永淮还会看上谁,卫忠?可卫忠虽是西门永淮的贴身护卫,但来内宅的时候不多,多半是在西门永淮出府时跟随,也不像。

    不会是武公公吧,武公公也算是年轻长得不错,可惜是个太监,如月不应该会喜欢个太监吧?

    如月见叶紫只是在笑,没回答她,有些急了得推了推叶紫,“娘娘,你在笑什么啊,怎么不回答奴婢?”

    叶紫笑了笑,没点破她,少女怀春也很正常,暗暗观察观察再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首词,我念一遍,你就知道该怎么读了。”叶紫富有感情地念道,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渡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    如月听叶紫念完,喃喃地道:“原来整首词念出来会这么好听。”

    子夏见叶紫来安慰如月后,如月心情似好了起来,便悄然走到屋外,在院里坐在秋千上,望着夜空中的繁星,心里挺羡慕如月和主子之间这超出了主仆的感情。

    叶紫笑她道:“这首词不光念着好听,还可以唱的。词本来就是用来吟唱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唱,娘娘可否唱给奴婢听听。”

    叶紫摇头道:“我可不会唱,想学如何唱词,有机会可以请教宫中教坊的乐师。”

    如月又问:“两情若在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首词说得是牛郎织女之间的爱情故事,你应该听说过这个传说吧。”叶紫解释道。

    如月点头道:“以前听我娘说过,一个是放牛的牛郎,一个是天上的仙女,王母娘娘反对他们在一起,他们就只能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每年七夕相会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说得这个。最后一句的意思是说只要两情相悦、至死不渝,又何必去贪求日日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欢愉。”

    如月恍然明白过来,梁王是在把自己和她比作牛郎织女,虽不能常在一起,但对她的感情会此志不渝。

    这样的深情,她何以为报,不由痴痴的发笑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。”叶紫看她这样,戳了戳她的额头,取笑她道,“你这丫头简直是痴了,到底是看上谁了?说出来,我来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