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一转眼到了六月盛夏,叶紫的肚子已有些隆起。

    她昏睡、食欲不振的状况有了些改善,经常在院子或王府中走走,不再老是把自己关在屋里,胃口也好些。

    只是让她奇怪,最近这两个月西门永淮没再去荷香居过夜,他说是答应过皇后的条件。

    可他如今不履行对皇后的承诺了,皇后不会怪他吗?

    叶紫听院子的老嬷嬷议论说顾秀莲是因为生病了,还是得了传染病,殿下不仅没去荷香居,将荷香居的门都锁了。

    但叶紫问起具体是什么传染病,其他人都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过来看她时,她也问起过一两次,西门永淮让她别操心,他会请御医给顾秀莲诊治,只是有传染的病一时半会也好不了,免得传染给了府里其他人,才锁着了荷香居的门。

    叶紫还在感叹,顾秀莲怎么这么倒霉,一直呆在王府中,也没去过什么其他地方,怎么就得上了传染病。

    以前她误以为顾秀莲分走了西门永淮的爱,心里是不喜欢她,也讨厌她,但知道西门永淮每次去荷香居只是装个样子,并没有碰过顾秀莲,又觉得她很可怜。

    如今更可怜的是得了传染病,只希望她的病能早些痊愈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天气热,叶紫又觉得身体困乏,不想动。

    今日西门永淮过来,却说要带她去宫中走动。

    叶紫趴在床榻上,好想直接趴着睡觉,却被西门永淮拉了起来,不让她睡觉道:“今夜宫中可是父皇下旨摆宴,宴请南边东灵国来的使臣,有异域的歌舞,还有东灵国进贡的好些奇珍异宝,你去见识了一定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叶紫整个人僵住了,问:“你刚才说什么国?”

    “东灵国,就是先前发生内乱的那个南边小国。”西门永淮看她没了睡意,解释道。

    叶紫想起前世看着西门永淮惨死后,西门弘英与她大吵时,提到过什么东灵祭司,然后她就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东灵祭司和这个东灵国只是发音相同的巧合吗?

    她只觉浑身发寒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察觉到她神色不对,问道:“怎么了?是身体不舒服吗?要感觉太舒服了,那就别去了,反正这种宴会无非是看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去。我想去看看异域的风情。”叶紫一下精神百倍的拉住了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就知道她会对新奇的东西感兴趣,轻轻捏了下她的脸道:“到了宫中的宴席上乖乖呆在我身边,别再像上次那样四处乱跑。”

    叶紫哦了声,心想他记性可真好,还记得上回她在湖边和西门弘英遇到的那事。

    可现在西门弘英不是早就回了梁州吗?又不会出现在今夜的宴席上,她看那个东灵国的使臣到底是什么样子,兴许与前世的某些事是有关的。

    叶紫随西门永淮入宫,没想到今日的晚宴设在皇上住的光华宫。

    赴宴的人并不多,后宫中只来了皇后、贵妃,还有现在正得宠的兰嫔。

    兰嫔竟越过了贵妃,被皇上安排在身边坐着。

    叶紫扫一眼,看贵妃的脸黑沉沉的,愤愤地独自在饮酒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太子和太子妃、西门永淮带着她,再就是两位这次去帮东灵国平乱的大臣,还有东灵国的使臣。

    这次宴会上西门永淮不用招呼使臣,都是由太子出面与使臣攀谈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倒乐得清闲,只是小心照顾着有身孕的叶紫。

    叶紫远远看向那东灵国的使臣,竟是个年轻的男子,穿着鲜艳的织锦,头上还包着大红的头巾,一看就和大煜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就在她收回好奇的目光时,发现太子妃徐凤珍,还有那兰嫔似乎都在看向她。

    与徐凤珍那憎恶的眼神不同,兰嫔和她目光交汇时,有些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叶紫和兰嫔不过就几面之缘,从没有说过话,也没深交过,不明白兰嫔为什么会如此关注她。

    很快歌舞开始了,东灵使臣带来的舞姬穿着大胆,露胳膊露腿的,一舞起来也是奔放妖娆,让叶紫简直大开眼界,看得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见其他女眷看到这样的舞蹈,都露出了尴尬的表情,只有叶紫倍感新奇的盯着在看。

    他暗暗到碰了碰她的腰,在她耳边小声道:“看够了没?你又不是男的,怎么这么喜欢看这种舞蹈?”

    叶紫转头看向他,笑道:“不是你让我来领略异域风情的吗?怎么又不让我看呢?等我看会了,到时也弄一身这样的衣服,单独跳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被她逗笑了道:“也只有你敢说这样的话,还想得出来。”说着把自己面前的一碟菜端她的面前,又道,“这是你爱吃的,多吃些。”

    宴席上在座的好几个人都发现西门永淮笑了,皆露出了惊奇的表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西门永淮可是千年的冰山,连皇上都不记得有多久没见过他笑了。

    太子看到西门永淮和叶紫恩爱甜蜜的样子,已然知道他这位弟弟确实是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了,不由在桌案下牵起了徐凤珍的手。

    徐凤珍虽任由太子牵着她的手,心里却恨毒了西门永淮和叶紫,竟在这大庭广众的宴会上秀起了恩爱!

    她得不到的,别人也别想得到!

    “珍妹妹,你怎么了?手怎么这么凉?”太子其实不光感到她手冷,连眼神都特别冷。

    徐凤珍抽回自己的手,道:“可能四周冰块放多了,觉得有些凉。”

    太子立刻命她身边的宫女去拿件衣服来,又对她举杯道:“珍妹妹,喝杯酒会好些的。”

    徐凤珍与太子碰杯后,将一杯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皇后同皇上一起喝了使臣来敬得酒后,便以要醒酒为由,把西门永淮叫了过去,让西门永淮陪着她到后面可以歇息的殿中。

    叶紫望着西门永淮随着皇后离开,想来皇后一定是要问莲妃的事,便收回目光低头好好吃自己面前的菜。

    其实她胃口不是太好,总觉得心里犯潮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这样的症状一直不见好。

    坐在皇上身边的兰嫔倒是主动请示,说要代皇后娘娘照顾下有孕的叶紫。

    她坐到了叶紫身边空着的位置上,叶紫只觉有些尴尬,道:“谢谢兰嫔娘娘关心。”

    兰嫔笑看着她问道:“都是自家人无须客气,最近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叶紫道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怎么看你比上次入宫时要瘦了,听说怀孕的人都会很辛苦,看是真的。”兰嫔盯着她道。

    叶紫只觉兰嫔看她的眼神怪怪的,让她感到很不自在,“等兰嫔娘娘也怀孕时就会知道其中的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兰嫔面带着微笑,小声道:“我是不会怀孕的,也绝不会为大煜的皇室绵延子嗣。你也是一样,你不该怀上这孩子,也不能生下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