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卫忠突然听到殿下这样的命令,一时傻了,不愿退地问道:“殿下,出口的地方到底怎么了?属下们退回去了谁来保护殿下?”

    “军令如山!少他妈跟本王废话!”西门永淮堵住出口,伸手进去用力推了他一把,“退回去告诉韩少卿,这条路已经被蓝族派兵守着在,,道路上砂石太多又狭窄,不适合大军进攻,让他另想吧办法!”

    卫忠当然明白在战场上不能违抗军令,道:“殿下一定要坚持住,属下先带其他人撤下去,带上炸药再来救殿下!”

    说完他毅然转身命令在他后面的士兵,全都往回退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见卫忠总算带着后面的人撤回去了,不会让那些士兵再无谓的牺牲。

    他转身面对眼前想要将他们全数歼灭的敌人,他是有拼命一搏,找出另一条逃生的路。

    眼看在他身前护着他的士兵一个个中箭倒下,或是被砍伤,他沉住气,扫向敌军的士兵,发现其中年长指挥他们进攻的应该是这群士兵的头领。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西门永淮知道自己该怎么突围求得一线生机了,他挥起手中的剑,奋力拼杀,只想找机会擒住敌方那个年长的将领。

    其实来迎战他们的敌军人数也并不多,大概也就几十人,没比他们的人多多少。

    可不论他多勇猛,能挡得住面前的敌兵,却挡不住在高处射箭的弓兵。

    他一时大意,一支箭羽朝他的胸口笔直射来,待他反应过来,只来得及稍微一侧身,箭羽穿甲而过,没射中他的心脏,却还是射进了他的左胸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忍着一阵剧痛,狂怒地一跃而起,直接扑向敌方指挥若定的老者。

    一把勒住了蓝犀的脖子,他把蓝犀当做人肉盾牌,对其他敌军士兵吼道:“全都放下兵器,放下!要不然本......我就隔断他的脖子!”

    他差点就喊出了本王两个字,敌方的士兵果然都不敢再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快撤,都从暗道里撤回去!”西门永淮紧勒蓝犀的脖子,又对自己的那些还活着或受伤的士兵吼道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还活着保护他的士兵却都不愿意撤走,视死如归地道:“殿下快撤,我们掩护殿下!”

    说着他们又冲到了前面,蓝犀听到敌方士兵叫挟持他的人殿下,立刻大惊,原来带着小队人马来探路的竟然是个敌军主帅。

    如果他猜得没错,这人就是大煜派来帮胡安建的皇子,他不由大笑起来,对着蓝族战士大喊道:“不要管我,活抓此人!”

    可蓝族的战士看到族长在敌人手中,还是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挟持着蓝犀,守着出口处,喊着让伤兵先撤,几个伤兵怕拖累其他人,只好从暗道口撤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双方只是对峙着,谁也没再先动手。

    蓝犀急了地大喊:“你们都不要管我,此人乃大煜国皇子!不想让我等一族全数被屠,就要将他活捉!老夫死有何惧!”

    说着他忽然自己用力往西门永淮的剑刃上撞,西门永淮没想到这个老者会这样,只有更用力的勒住老者的脖子,让他发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他想着再与这一小股敌军纠缠下去也无济于事,不如将这个老者挟持回去当人质,看那些敌兵的神情,这老者在蓝氏一族中的地位恐怕不低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先撤进暗

    道,剩下的要誓死保护他的士兵才会跟着撤。

    他死死勒着蓝犀的脖子,正要拖着他一同进入暗道时,只觉勒住蓝犀的那只手臂上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在往下淌。

    一时觉得不对劲,只见敌方士兵的脸色都变了,个个露出凶悍之色,要他们拼命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即刻松开了那老者,看到那老者已双目上翻,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指一探鼻息,已然没气了,难道是他勒得太紧,将这个老者勒死了。

    他甩开已死的老者,忍着胸口的剧痛,清楚的知道剩下的人再想要撤走是不可能了,只有以死相拼,不是你死就是我忘。

    双方又激烈的拼杀起来,高处的弓箭手发了疯的狂射着箭羽,眼看护住他的士兵一个个全都倒下。

    敌方趁机控制住了暗道的出口,他还剩下的几个士兵的掩护下,无法原路撤回,只有朝这一边没有埋伏弓箭手的山林撤去。

    等撤到弓箭手的射程范围之外后,他身边只剩下一个受了重伤的士兵了。

    还好敌方没有了指挥的将领,敌方的士兵没有追过来,而是都围着那个老者的遗体,是想要将那老者的遗体小心的抬回去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和剩下一个士兵拼命地往茂密的山林里撤去,直到看不到任何敌军了,他才捂着胸口,用一只手撑着一棵树的树干,喘了几口气。

    而护在他前面,握着兵器还在紧张地四处张望的士兵,忽然人向后仰倒向了他。

    他赶紧扶住那士兵,只见那士兵嘴里不断涌出鲜血,身上已有几处中箭,有支贯穿了脖子的箭羽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这士兵能坚持到现在都是奇迹了,最后这个士兵死在了他的怀里,瞪大了眼睛,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就咽气了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小心地将士兵的遗体放在一边,自己背靠着树,望向头顶那茂密的几乎遮住了所有日头的树枝,感觉自己的所有力气也快要耗尽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按着胸口,咬着牙,另一只手一使劲将胸口外的那截箭羽折断了。

    望着自己满手的鲜血,只觉这次他会死在这里吗?一个人就这样孤零零的死去?

    可他还没找到叶紫,叶紫是在黄泉等他,还是就在这山中?

    他用双手死死按住胸口还在出血的地方,他不甘心,他还不能死,不能就这样死了......

    他只觉自己越来越虚弱,不管怎么努力都睁不开眼,头一歪的整个人倒在了树干旁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春生布置好山寨里里外外的防御,已到黄昏时分了。

    爷爷和秋珍带着人去到那条荒废的道路后,到现在还没有消息,想来没有四个时辰是无法来回一趟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爷爷还要带人堵上那条路上的所有通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想去看看叶紫,正好和她一起用晚膳。

    今日发生的一切都太忽然了,叶紫对有些事一定还不清楚,她也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妹妹秋珍。

    他和爷爷回来时,看到叶紫和秋珍还挺谈得来,他就知道她们将来一定会相处的很好。

    一个是他妹妹,一个是他将来要娶的女子,能够投缘又能和睦相处,这让他在如今这般紧张的局势下还是有说不出的开心。

    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