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伸出另一只手,轻抚她的侧脸,生怕会吵醒她。.kingho.

    卫忠见天都大亮,没有禀告,直接走进营帐,正好撞见西门永淮如此温柔的对待趴在床边睡着的男子,才点没恶心死他,殿下这口味也太重了点,一时尴尬的不知是进是退。

    他只有硬着头皮对西门永淮道:“殿下,你醒了。属下这就去请军医再来为殿下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不过带着军医来后,记得在帐外禀告一声,没本王的允许不得擅自入账。”西门永淮目光寒凉,但说话的声音极其轻柔。

    卫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点个头,就马上撤出去了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却不在乎卫忠那古怪的神情,有只手依然轻放在叶紫的侧脸上,发现她跟后的易容胶水已经开始干裂起皮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在意她的容貌是美是丑、是男是女、是满脸皱纹还是肌肤娇嫩,只要是他的阿紫就行。

    叶紫动了动,西门永淮知道她要醒了,赶紧闭上眼装睡。

    她在睡梦中感觉有人在抚摸她的脸,睁开眼,抬起头见西门永淮还在昏睡中。

    叶紫只觉肩膀酸痛,想要放开他的手,伸展下胳膊,可她刚一放开,西门永淮反拽住她的手不松开。

    叶紫知道他醒了,无奈地道:“松手,我又不会跑,只是活动下肩膀。我的肩都快酸死了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这才睁开眼,放开了她手。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好好活动了下手脚,感觉整个人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她又弯下腰,小心地查看他的伤口,这次军医在他胸前伤口上裹缠的布条又紧又厚,让他不容易再扯裂了伤口。

    “你听军医的不要再乱动了,还是把我关到该关的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却用不会扯动伤口的一只手揪住她,直接将她拖上上床,用一只手牢牢将她钳在怀里,闷声威胁她道:“不要乱动,你要乱动说不定又会扯裂我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叶紫不敢乱动在挣扎,小心顺势靠在他没有受伤右胸前。

    “关着你的地方就是我的营帐,没有我的允许哪里也不能去!”西门永淮霸道又不讲道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叶紫想着他的伤口,现在不能激怒他,也不能让他情绪欺负激动,只有像只乖顺的小猫般在他怀中问道:“你......你相信我了?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低下头,轻咬着她的嘴唇,唇舌辗转,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吸入自己的体内。

    此时他心里恨极了气极了,是在气自己,是在恨像如月、徐凤珍......这些处心积虑害他们的小人!

    只觉自己那时应该相信她的,若相信她,他们就不至于分开这么久,在这样两军对垒的情况下才能再次遇到。

    他狂吻着她,直到嘴里有咸咸的味道,才松开了她的唇,见她哭了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?我终究还是找到了你。”西门永淮轻轻捏着她的脸道,“若不是我在琼州无意发现了些蛛丝马迹,若不是我向父皇请旨带兵来到这里,也许我会永远不知道你还活着,就让你这样瞒天过海的永远躲着我!为什么?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?打算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吗?”

    叶紫流着泪,咬牙点点头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气得再度吻上她的唇,她轻轻挣了下,错开了他的唇,又问道:“你还没回答我,是相信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信,只信你,不再信其他人。”西门永淮说着,想要继续吻她时,扯了下她的衣襟,竟把她身上的布衣扯开了一大半,快克制不住的扑向她时,外面突然响起了胡显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让我进去看看殿下。”

    门口的守卫拦着胡显文道:“七王子,殿下在帐内歇息,容属下先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一个人在帐内歇息,又何须通报,我进去看一眼就好。”胡显文直到今早才听说昨日西门永淮回来了,只是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韩少卿早知道了此事,昨夜就来看望过西门永淮,可大煜军这边昨日却无人来告诉他,只觉自己这个副统领简直是形同摆设。

    他想看望下西门永淮,心里也有些气不过,所以不等守卫通报,推开守卫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迅速扯好叶紫身上的衣衫,却还是搂着叶紫没放。

    叶紫霎时呆住了,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脑子一激,只有将整张脸背过去,贴在西门永淮的怀里。

    胡显文没想到自己突然闯进来,会看到这一幕,一时也是目瞪口呆,说话都有些结巴了道:“寒王殿下......你......你的伤势还好吗?”

    西门永淮面不改色地道:“嗯,好些了。七王子这样急着要本王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胡显文欲言又止,望了眼他怀中的人,看衣着应该是个男的,但也有可能是女扮男装,所有他一时也分不清是男是女,有些话也不好再说。

    西门永淮看出他的犹豫,道:“没事,她不是外人。你有什么事就只管说,以后她都会寸步不离的呆在本王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叶紫在心里嘀咕着,他把她当什么了,拴在他身边的小狗吗?什么寸步不离,她在这东灵还有好多事要完成,怎么可能和他寸步不离?

    胡显文听他这样说,想着不管此时西门永淮怀里抱着得是什么人,一定是西门永淮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他没再犹疑地道:“殿下,韩将军根本没把我这个副统领放在眼中。自从知道你出事了的这些日子里,韩将军准备了好多炸药,他说找不到进去的路,就干脆把这片山林给炸平。说什么炸平了这里的山林,那些蓝族人就无处可躲,也没法在山林中故布疑阵。”

    叶紫在西门永淮怀中呆不住了,她抬头定定地看着西门永淮,“不可以,不可以这样用炸药开路。炸药的威力是不可控的,会伤到很多无辜的人!”

    胡显文听这声音很好听,可看到叶紫的那张脸,就实在不敢恭维了,看来寒王殿下的喜欢果然很特别。

    可叶紫对寒王说得那些话,也正是他想说的,他带兵来只想抓住谋反的罪魁祸首蓝犀,不想伤害到其他人,尤其是秋珍。

    秋珍如今已回到了她的族人和亲人身边,一定也就呆在这片山林中,用大量的炸药在山林中炸出一条路,恐怕会伤到秋珍。

    “殿下,他说得对,大量的使用炸药实在不可行。但韩将军根本不听我的意见,有什么军事行动也从不和我商量,把我和父王派给我的军队全都凉在一边。他自己独断专行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!”

    沸腾文学网 www.feiteng.la最快更新重生之妾本妖娆最新章节。